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40章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作者:念墨殇| 字数:3068|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04日

外门执法堂。

执法堂堂主,外门执法长老坐在堂前。

身旁站着数名执法堂的执事。

独眼老者则是坐在执法长老身旁的一个紫檀木椅上。

郑执事恭敬的站在独眼老者的身后。

执法长老微微扭头用余光看了眼正在闭目养神的独眼老者。

心中不禁暗道。

“这老东西怎么来了。”

本来一个很简单的执法审判因为独眼老者的到来变得复杂。

在执法堂的中间,叶枫和王力跪在地上。

和王力的一脸不情愿比,叶枫倒是一脸的淡然。

显然是做好被审判的准备。

“叶枫是吧?”

执法长老看向叶枫。

叶枫点了点头。

“是的长老。”

“你可知罪?”执法长老开口道。

“弟子知罪。”叶枫说道。

看叶枫认罪,执法长老点了点头。

“初入宗门你就触犯宗规,叶枫你好大的本事啊。”执法长老冷冷道。

“说起来你之前也在炼器宗待过一些时日,宗门的规则你不用多说吧?”

叶枫应道。

“知道。”

“在自身实力不够的情况下进入藏书阁重杖八十,并且放逐到思过崖面壁一年。”

“嗯,知道就好。”执法长老开口。

“来人!”

一声令下,几名执事手拿长棍出现在叶枫身后。

一张长凳放在叶枫的身前。

“自己趴上去吧。”

钱执事看着叶枫面带冷笑。

扭头看了眼钱执事,叶枫面露冷色。

自己的责罚让钱执事来执行,不用想,这钱执事必然要因为昨日之事公报私仇。

一旁的王力看着要被杖责的叶枫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和叶枫比,他的罪名可要小很多,顶多训一下。

现在能看到叶枫被重杖八十不要太舒服!

但是,叶枫抬起头看向执法长老说道。

“长老,我有话要说。”

执法长老看着叶枫淡淡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叶枫开口。

“我觉得我没罪。”

“没罪?你自己都认罪了,现在又说没罪?你这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执法长老冷冷道。

“是的,我认罪的只是我在藏书阁内大声喧哗,我之前说的我觉得我没错。”

叶枫站起身来直视执法长老。

“按照宗规,藏书阁第一层是入门弟子就能进入,第二层是后天弟子能进入的,第三层是先天弟子能进入的。”

“现在,我修为达到先天,我为什么不能进入第三层?”

叶枫假意不知道藏书阁现在的规则对着执法长老开口道。

说的时候他一直在看独眼老者和郑执事。

只要他们不说,自己这个罪名就能摆脱。

“那是以前的规则。”执法长老开口道。

“现在的宗规是没有达到二阶炼器师的等级无法进入第三层。”

“我不知道。”

叶枫直接回答。

独眼老者推了一下郑执事。

郑执事也连忙站了出来。

对着执法长老露出歉意。

“不好意思长老,这件事我也有原因。”

“在叶枫进入藏书阁的时候我忘记跟他说新的宗规了,这事我也有原因,若要责罚,请一起责罚我。”

看了眼郑执事,执法长老也不多说。

“嗯,那你和叶枫一起。”

“老夫看谁敢动!”

一直闭目的独眼老者猛地睁开双眼,

独眸冰冷的注视着执法长老。

被独眼老者这么一瞪执法长老顿时不敢说话了。

“阁主,您这是做什么?他们犯错了就应该被责罚,您这样我不好做事啊。”

执法长老一脸无奈的看着独眼老者。

听着执法长老对独眼老者的称谓叶枫猛地看向独眼老者。

看着他一脸淡然的样子,没想到看似邋遢随意的老者竟然是藏书阁的阁主!

“老夫都没说要重责他们你怎么就这么起劲?”

独眼老者看向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心中是那个憋屈。

他就怕独眼老者突然出来。

他虽然不知道独眼老者的真实身份,但他清楚宗主在面对独眼老者的时候都是比较恭敬的。

这样的一个人难道真的只是藏书阁阁主这么一个简单的身份?

就算是,一个能让宗主认真对待的一个老者他一个外门执法长老能做什么?

“那,阁主的意思是?”

执法长老问独眼老者。

“随便教训两句就好了,你也说了,这小子是刚入门的新弟子,就算他之前在炼器宗待过,但现在的宗规是后来改的,他又不知道。”

“你要怪也得去怪那个没有将宗规告诉他的执事。”

“老夫没记错的话,宗门新弟子招收时候是有执事在场告诉宗门的宗规的吧?”

独眼老者开口道。

“这次招收新弟子的执事何在!”

执法长老眉头紧锁怒视在场执事。

好好的一个执法审判因为独眼老者变得复杂,执法长老现在心里也是各种的不爽。

可他又没办法,惹不起啊。

听到长老叫自己,钱执事颤颤的举起手。

“来人!重杖八十,叶枫犯的错你有原因,念在他这次不知道,还因为是执事的失职,他的杖责你来吧。”

执法长老眉头紧皱看向钱执事。

“我……”

原本还在兴灾惹祸准备好好报昨日之仇的钱执事莫名其妙变成了替叶枫受罚。

他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架在长椅上。

以棍接着一棍狠狠的打在了他的屁骨上。

凄厉的惨叫声在执法堂的大堂内响起。

一旁的王力看到这一幕吓得双腿打颤。

他不由得担心起自己了。

本以为叶枫会受到责罚,现在好了,叶枫跟个没事人一样。

八十杖过后钱执事屁骨皮肉翻开,血肉模糊。

血腥气弥漫整个执法堂。

闻到这股血腥味后王力暗咽口水。

双手有些发颤。

钱执事这边责罚完了,执法长老目光再度看向叶枫。

“虽然杖责钱执事给你替了,但你放错宗门必须也有责罚。思过崖一年,不为过吧?”

执法长老开口道、。

与其说是说给叶枫听得,不如说是给独眼老者听得。

能让独眼老者站出来说话,这个叶枫自己要动一下还是得掂量掂量。

虽然好奇,但也没办法。

果不其然,独眼老者站出来说话了。

“思过崖一年是惩罚犯错比较严重的弟子,叶枫事出有因,可以酌情减少。”

深吸一口气,执法长老看向独眼老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那您觉得该怎么办?”

“去杂役处反省吧,也好为宗门做些事,在杂役处干活也算是责罚了。”独眼老者开口道。

“好,就按照您说的去做。”执法长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不想去管怎么责罚叶枫了,他就想着早点处理完这件事。

独眼老者的出现让他这个执法长老的威严一点都没了。

可这又能怎么办?

执法长老,名字好听,那也只是在外门。

内门长老都能来干涉他们外门执法堂的事情,更别说这个深不可测的藏书阁阁主。

“王力。”

叶枫的事情处理完了,接下来就是王力。

“你在藏书阁内大声喧哗该当何罪?”执法长老厉声道。

在说这句话时候他下意识的看了眼独眼老者。

独眼老者什么话都没说。

他没等王力说话直接宣判。

“王力在藏书阁大声喧哗,作为在宗门已久的弟子,知法犯法,限制出行,在家面壁思过一年。”执法长老开口道。

“一年?”

王力听到审判后高声喊冤。

“长老,是叶枫有错在先,然后我去抓住他,他还要挣扎,然后我才大喊出声的,就是想要让藏书阁的执事来抓叶枫。”

王力一脸委屈的看着执法长老。

“长老,您要为我做主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没做?”

郑执事突然开口。

“叶枫没有反抗是你一直在高声喊叫,并且还要对叶枫动手。”

“高声喧哗已经是一个错,再加上要在藏书阁内对同门动手,先不说你们怎么样,藏书阁内的书籍要是收到损伤了你该当何罪!”

“把你杀了都不为过!”

郑执事眼底寒芒闪烁。

他已经明白独眼老者的意思了。

“我……”王力心中是那么郁闷,。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执法长老看向王力。

扭头,王力怒瞪叶枫。

“废物!都是你,若不是你这个废物我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王力对着叶枫怒斥出声。

叶枫微微扭头,冷视王力。

“怎么,你想动手?”

双拳紧攥,

若是王力要动手,他叶枫自当奉陪!

“我杀了你!”

王力掌心寒芒出现,一柄中品灵剑出现在王力掌心。

叶枫嘴角微扬,冷冷一笑。

手腕一翻,一柄中品灵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一声高喝,叶枫手执中品灵剑对着先发起进攻的王力刺去。

两人动手太快周围执事都没来得及反应。

然而,

就在他们准备出手制止的时候,场面突然静了下来。

先天四阶的王力手持灵剑保持着劈砍的动作。

叶枫目光冰冷,手执冷锋长剑。

一剑封喉!

虽未刺入。

但那锋利的剑锋已经抵在王力喉结。

感受着冰凉且锋利的剑锋。

王力连吞口水都不敢。

额头冷汗直冒。

谁也没想到,一个照面,王力就被先天三阶的叶枫制服。

冷视王力,叶枫冷冷一笑。

“现在看来,是谁活腻歪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